中外邮轮行业高管在首届中国邮轮峰会(CruiseWorld China)上就中国邮轮市场的发展趋势、未来产品的多元化、消费市场的培育、邮轮公司与旅行社代理商的合作共赢等多项议题进行了讨论。

中外邮轮巨头齐聚首届中国邮轮峰会 期待未来与业界合作共赢

在《Travel Weekly China 旅讯》今日举办的中国邮轮峰会(CruiseWorld China)上,皇家加勒比国际游轮北亚太及中国区总裁刘淄楠博士、歌诗达邮轮亚太及中国区歌诗达亚洲总裁莫兴萃、公主邮轮亚洲运营高级副总裁Anthony H Kaufman以及天海邮轮董事长兼CEO范敏共同参与了题为“新增邮轮与未来布局”的互动讨论环节。在中国交通运输协会邮轮游艇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郑炜航先生的主持下,四位邮轮行业高管就中国邮轮市场的发展趋势、未来邮轮产品的多元化、消费市场的培育、邮轮公司与旅行社代理商的合作共赢等多项议题进行了讨论。

郑会长表示,中国到2030年保守估计能够达到700万人乘坐邮轮,甚至有希望达到1000万。由数字显示出来的市场需求将需要更多的邮轮产品。各大邮轮公司亦纷纷看好中国未来的邮轮市场潜力,并表示将在产品多元化上进一步下功夫,他们一致认同邮轮公司与旅行社代理商本着“共赢”的原则,携手应对当前市场面临的挑战,才能实现产业的可持续发展。

会场实录

郑炜航:女士们、先生们!大家早上好!我是中国交通运输协会邮轮游艇分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这个协会是我9年前创办的,中国邮轮行业的发展也就是这9年的历史。

中国的邮轮新兴产业,经过9年发展,我用一组数字来表现它的进步。9年前在中国运营的只有歌诗达一轮邮轮,900个舱位。2015年有12艘邮轮在中国运营,9艘外国邮轮,3艘是中国本土的中资邮轮。将近3万个舱位。今年预测数刚才说是90万,估计会达到100万,现在的数字是98万,今年一共有613个航次。

中国发展这么快的市场,短短9年时间,未来10年、15年会是什么样的情况?首先想请台上4位嘉宾,预测一下中国未来,比如说2020年2030年,大家预测下中国市场是什么样?第一个机会留给离我最远天海邮轮的范先生。

范敏:郑会长,这是个非常好的问题。我想稍微发挥一下。刚才刘博士发言中说了,2005年开始歌诗达进来,2010年皇家加勒比把邮轮行业推向大船时代,2015年变成新船跑到中国来,这是前所未有。2015年应该是中国真正意义上本土邮轮崛起的年代,虽然我们只是一只小小的船。但是像刚刚郑会长说的,到2020年中国邮轮市场一定是全球第二大市场,同时它已经和第一位的美国影响相差不多。我也相信再过5年,当中国从2005年正式开始走入邮轮业的推进的时候,2020年又会是一个转折点,我相信中国本土的邮轮公司,一定会大显身手,我也相信再过5年,到2025年,中国整个邮轮市场的成熟度一定和今天的美国相提并论,这是我的大判断。形势、潜力,非常之看好。

主持人:谢谢,Anthony H Kaufman先生怎么认为?

Anthony H Kaufman:在接下来几年中,中国经济会继续迅速发展,到2020年将会有400到500万游客,甚至会达到600万,这个增长是非常迅速的。刚才刘博士在发言中也讲到,我们必须要确保对于旅行社提供相应的支持,让大家真正了解邮轮度假是什么样的体验。我们要好好开始让大家了解邮轮的价值,以及大家邮轮度假之后的满意度。当我们谈到邮轮度假的时候,我们会听到大家第一次乘坐邮轮之后的满意度会比常规旅游出行的满意度要高。我们必须要把这个信息传递出去,从而带来更多需求,让我们新进的邮轮有更多机会。所以它是个教育和沟通的过程,这样才能让新进入中国市场的邮轮品牌发展得到有力支撑。

莫兴萃:我看大家已经说了很多中国邮轮市场的发展趋势,和目前遇到的一些问题。就歌诗达邮轮,作为第一次进入中国市场的邮轮公司而言,我们走的路算是最长的,经验也是最丰富的。中国未来的市场,我们最早就看到了。在更多品牌进入这个市场的时候,肯定会有差异化产品的需求和针对不同客户群所要做的一些分析,以及改变。这个市场是个大市场,可是需求也是多元化的。

刘淄楠:我们从进来的第一天我们就知道,这个市场不会永远是一帆风顺的,经过一个飞速发展期以后,必然会经过一个非常挑战的时期,但是我相信中国的邮轮产业,还是处于美国70年代的飞速发展年代,关键问题是怎样应对这些挑战。邮轮公司有很多事情可以做,我觉得还是应该打差异化,把自己的产品做好。我们也需要开拓更多的分销解决方案,但是并不是说包船模式已经不行,这点是我今天非常坚持的观点,包船模式还是有很强的生命力。今年中国市场上出现的问题是,包船模式的重要优势是旅行社可以控制价格,保证价格有序进行。在中国市场确确实实需要一个价格的稳定,在今年7月份8月份和6月份,这几个月里面,市场上有很多囤积现象,这个是我们一起解决的问题,这里面有一些不是非常理性和成熟的东西。具体的例子,他们听说皇家加勒比收回一些舱位,保证价格不下滑,突然间市场上旅行社就提升了价格,一天卖了200舱,确实是市场上有人囤积客人。随着发展,市场会越来越成熟,大家越来越守规则,未来在哪里?未来在我们手中,我们一起努力,谢谢!

郑炜航:美国邮轮发展到今天是60年的时间,未来的市场是非常巨大的,不会因为包船中出现的小问题而影响大步伐的前进。如果用数字判断,2020年中国应该能达到250万人乘坐邮轮出去,到2030年我保守估计能够达到700万人。他们预测中国2030年能达到1000万,我对他们这个数字我也很赞同,如果中国努力一下,应该能达到1000万,起码能达到700万。这么大的市场,需要多少船呢?我平均按照3000人的船舶来算,中国需要80艘船左右,目前只有12艘,未来有更多邮轮进入中国市场,不管是国外进来的还是中国本土投入的。邮轮航线是怎样的?还是非常单一化,由于上海到日本韩国,天津到日本韩国,加上到越南等,非常单一。这个格局怎么改变?怎样丰富中国航线,让中国旅客有更多航线选择?

莫兴萃:目前市场上看到最多产品就是四五晚的产品,和中国休假假期限制因素有关。虽然是四五天的行程里,我们也创造了新产品。比如今年3月份我们推出了环球旅游86天,明年会继续推出45晚到南太平洋的线路。我们也会尝试更长线路,更新的产品。

范敏:我补充一下,刚才郑会长这个问题,中国邮轮市场发展,无论是700万还是将来做到1000万,航线是非常重要的问题。同样重要的问题是,整个休闲市场对邮轮产品感知,他在旅游市场的定位也是很重要的。我们虽然只是一个很新公司,5月份开始经营到现在,只有5个多月时间。从我们对消费者的认识,包含如何更多让消费者感到邮轮产品是与众不同的。本身休闲旅游这样的定位,在消费者心目中,不光是我们的目的地是一个邮轮产品,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邮轮本身在船上也是非常重要的休闲生活追求,这一点也是非常注意要改变的,或者说一起教育这个市场的。这些市场,那么多旅行社合作伙伴已经在做这个事情,但是我认为,就像前面说到,我们作为行业协会也好,作为旅游业内人士也好,如何真正在中国人均收入已经到一个非常好的转折点的时候,让更多消费者的旅游消费意识、理念发展更多的转变,也是非常重要的。刚才说美国70年非常重要的转折,70年代也是在美国战后成为世界,几乎是最强国的转折期。中国在这个转折期的时候,如果还是把观光旅游目的地类型的走马观花旅游作为最重要的诉求告知消费者的话,我相信中国旅游经济未来没有那么好的发展。必须把休闲旅游的业态,变成不光是中老年人甚至是家庭旅游爱好者的追求,希望靠更多的旅游企业、旅行社,特别是越来越强胜的OTA的努力,包括那么多的社交媒体。那些相关联的旅游企业和邮轮公司一起推进,教育引导市场,我相信如果这个关口能够卡掉的话,很多在东南亚那么多地方可以去。所有旅行社都会受到一个难处,最好四天,四晚五天的产品最好卖,但是真正最好的是一个星期,才能享受到邮轮饱满的生活。同时刚刚说的环球游、环亚洲游,环东南亚游很多产品很多主题可以做。   

我们中国的邮轮经济,中国老百姓真正的美好生活的改善,也非常需要媒体引导。稍微引申了点,从我们这些年的经营,包括以前做OTA经营,如何引导非常重要。就像携程没有做自由行之前,大家没有注意自由行,但是自由行一旦做出来了,所有人都认为比团队游好很多倍。我们做到1000万,甚至30年之后超越美国做1200万,到时候这个船一定会到中国来。

刘淄楠:刚才他们讲的是两个互补的,一个是开发更多航线和目的地,范总讲更多的是船上做更多的客人体验,我是赞同这个观点的。今年我们在船上看到,我们吸引的是跟以前完全不一样的,更年轻更时尚的,更愿意在船上消费和体验的。所以我们发现,我们的娱乐节目,不再是像以前,以前的娱乐节目更多的是音乐剧,客人里面份之一是喜欢的,三分之一不喜欢。很多的观众是看不到底的。但是在量子号台台秀都是爆满的。以前都是去喝免费茶免费咖啡,但是在量子号上,看到游客去星巴克花钱买咖啡。

如果你把产品做对了,你吸引了这个群体过来以后,这样的希望群体,他们实际上日本韩国已经去过无数次,他们还会去无数次。皇家加勒比就是要把船做大为做大,就是好玩味

Anthony H Kaufman:我想说,在这边不同的机会也是非常重要的,这样的话能够让消费者看到不同的目的地,无论是母港还是说目的地港,离中国比较近的目的地港的港口开发也是至关重要的。

更多的人就会知道,度假是非常重要的,因为这个会加强跟家人之间的关系,而且能够让他们放松几天时间,会到工作岗位之后还非常轻松。我们希望在中国市场上邮轮度假时间延长一些,当然消费者也可以飞到其他的目的地,在那个地方去享受邮轮。所以我觉得有很多的方法能够让我们促进中国消费者的需求,能够创造在中国之外的需求,这样的话就会形成共赢关系。

郑炜航:刚才不约而同谈到对邮轮产品认识问题,9年来中国人数虽然一直往上走,但是有个基础工作还是没有做好的,就是对邮轮这种特殊产品的传播,到底邮轮给旅客提供什么?旅行社的人都知道,邮轮其实不是观光游产品,更多是休闲度假产品,但是目前中国的游客还是有很多人,相当一部分游客把邮轮当成运输工具,特别在意目的地城市,特别在意到哪里,到韩国几日游,日本几日游。这里面产生一个问题,邮轮产品来到中国,中国长期习惯于观光游客,长期习惯于走马观花的游客,有没有做好邮轮休闲度假的准备呢?

范敏:不光是要让市场教育好,中国的邮轮在起步阶段,每一家邮轮公司本身对邮轮产品的定位要更清晰,我认为这可能是中国这几年非常重要的阶段。如果这个阶段不能搞好的话,那可能邮轮在中国不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有差异化的休闲度假产品。

就像天海邮轮的角色来说,我们的船不是最大不是最新,但是在这几个月的努力中,如何把天海的餐饮、娱乐、服务做到位?这五六个月的时间,我们在船上手机app的评分,每个纬度都高于9分,当然消费者对我们比较宽容也比较喜欢,我想确实是每一个邮轮公司找到更加的邮轮定位。世界范围看,发展相当成熟的德国来看,德国邮轮的人次数比例可能是世界全球最高的前一前二位,德国现在还是将近10%左右的年增长,但是在德国市场上,如果旅游企业有去看,包括邮轮公司去看的话,他的定位非常清晰。它有国际性的大公司,皇家加勒比、嘉年华,也有自己的品牌,所以它是个品牌分层定位,各有侧重的市场。使得德国这样成熟的市场,邮轮年增长10%左右,这是不可思议的。这是一个有序竞争和市场有序区隔的良好结果。

作为邮轮公司来说,包括天海来说,非常希望能够做成更加有效的,本土化的公司,和国际品牌的大公司一起提供给市场更多选择,这样市场会越来越良性循环。

Anthony H Kaufman:我同意,从客户满意度的来看,其实中国消费者已经做好了足够的准备。整个行业在发展,现在各大邮轮也有口碑的传承,国际产品也能够让中国消费者有机会从他们的母港出发到全世界旅行,体验其他国家的文化、与国际人士进行交流、观看国际化的娱乐节目和享用国际化的饮食,这样也能帮助中国消费者扩大眼界。邮轮行业和邮轮产品也会继续受到中国消费者的喜爱。

莫兴萃:对于我们而言,歌诗达几年前就开始定位自己为“海上意大利”,通过船上的风格使我们的客人享受到到欧洲、意大利的感觉。

到目前为止,我们看到的数据也是肯定的,比如说在整个市场,歌诗达被公认为娱乐是最优秀的一个品牌。

刘淄楠:我觉得与其去教育消费者,不如把我们的产品跟消费者的偏好需求更加拉近,让他们来体验邮轮产品的魅力之处。各个邮轮公司和品牌可以创造不同的氛围,取决于你对消费者是否了解,我们在娱乐、餐饮等在船上的活动,还有大量工作可以做。客人体验到了,口口相传的话,人们对邮轮的理念就自然而然建立起来了。

怎样把北美的产品欧洲的产品,既保持国际精髓,又适合中国老百姓的偏好,里面有很大文章可以做。把这个文章做好,客人体验到了,并口口相传的话,人们对邮轮的理念就自然而然建立起来了。

郑炜航:照相机把镜头拉到刘博士的头发和莫先生的头发这儿,因为我认识他们前头发都没有这么白的,都是做邮轮做的,中国游客很难搞。前两年出现霸船,旅客到了不下来,为什么不下来,你少过了一个港口,少过了一个城市。你得赔我300美元,你不赔我就不下来了。这就是我们对邮轮度假产品的宣传程度不够,旅客关注度就不够,你少了一个港口,他们就跟你拼命。跟两位老板提议,你们不要高兴太早,进入中国市场头发也会白的。

今年我在华东地区华南地区都开了座谈会,了解旅客、旅行社对邮轮产品是什么看法?包船是什么看法?得到一个共同的旅行社的呼声,我们因为包船,船公司规定有个最低人数,邮轮下铺要100%的上船人士,旅行社为了达到100%,为了不被罚款不交罚金,在很多的时候就要削价竞争,很多人就在等那个点,你给我降多少钱的时候我再上来。这样一部分客人对邮轮产品是没有认识的,没有消费能力的。他根本没有消费能力。我就有一个想法,我们的船公司有没有可能不规定最低的上船人数,不要100%,90%,80%,宁愿这10%20%的客人不要,这些可能是缺乏一定的消费能力的客群,甚至也有可能是“问题旅客”,他们对邮轮旅游缺乏概念,很可能只是在临行前最后一星期之内被人拉上邮轮的,我个人觉得这一部分人是不是可以先不要去争取,而是等到他们对邮轮有认识以后再上邮轮,所以说我们不要规定最低人数。哪位船公司愿意做出这种改变?

刘淄楠:首先我们一直愿意倾听旅行社同合作伙伴的声音,不断对我们的产品对我们的操作流程甚至对合同的有关条款做调整,我们的目的就是双赢,所以这一定是双赢的。所以我们是愿意做这些改变,有一句话,跟邮轮公司做生意要好做,不要太难做,任何建设性意见我们都会考虑。就这条而言,我们已经采取措施,合同里已经大大放低了下线,这是没有问题的,我们也愿意倾听更多意见,不断做调整。

范敏:我们作为新兵,我相信在座合作伙伴已经知道,我们今年进入市场的姿态,我们今年是宁愿天海亏钱,不愿意我们合作伙伴不赚钱或者亏钱。郑会长说的,在邮轮公司和合作旅行社的互动之中,实际上市场已经反应了这个情况。

Anthony H Kaufman:我不能代表其他邮轮公司,但是就公主邮轮而言,这方面的具体情况我不确定我们是否有这样的要求,但是我们和大家一样希望“双赢“,并将保持一定灵活性。只有要让旅行社和邮轮公司都有钱可赚,市场才能持续,这个是非常重要的。

莫兴萃:其实我们一直跟我们的合作伙伴讨论,而不是说一个规定定死了,就不能谈了,主要目的是达到双赢结果,这个是我们相信的理念。

郑炜航:我们要达到双赢的效果,看得出来船公司开始在采取措施改变现状,相信不久以后合同里就能体现了,就没有100%的词。既然船公司可以改变,旅行社是不是也可以改变?对于消费能力没有达到的客群,旅行社是不是也可以放掉10%?不要为人数而人数,宁愿这部分客人不要,虽然有一点船票利益,但是这部分客人给行业带来的并不是好消息,因为这部分客人很可能并不是优质客人,需要一个培养培育过程。今年在座旅行社朋友都很苦,包船去年有挣钱的今年的没有赚钱了,我们一起改变现状。

如果能够有这种变化,刚才这四位先生已经表态了,接下来看我们双方怎么在谈判里在合同里有具体的突破,我相信大家都在积极想办法。几位先生也说了,我们并不是铁板一块,今后还是可以由调整空间的,我相信这一点,就是100%下铺这件事情,未来很短时间内就可以见到效果。

邮轮在中国虽然走的时间很短,但是未来我们还要走下去,真的不希望刚才说的,邮轮在中国是大进大出行业,最后这是一个不健康的产业,不希望邮轮变成夕阳红一样,老年游一样,非常低端的旅游产品。维持中高端的品质,让中国游客真正从邮轮上感受到体面。现在确实有很多游客有很多不文明的行为。最后一点时间,每位先生用一句话对中国邮轮市场做一个判断,或者公司策略。

刘淄楠:明天是美好的,钻石是稀缺的。

莫兴萃:中国将是全球最大的邮轮市场。

Anthony H Kaufman:其实我本来也要说这一句。

范敏:天海一定要做一家最懂中国的邮轮公司,为各位合作伙伴提供更多机会。

郑炜航:谢谢。希望在座的旅行社在行业高速发展里也做一些改变,邮轮产品就是邮轮产品,我希望还是要维持邮轮品质,不希望邮轮在中国成为一个白菜价,成为一个地摊产品,谢谢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