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题旅游 Feature Travel 在德克萨斯州的边关要塞身临其境感受边疆生活,体验“历史上的孤星之州”。

历史上的孤星之州:德克萨斯边境驿站之旅

48537

(Fort Concho military fort reinactment historic San Angelo)

丰富的历史和建国之路构成了孤星之州独特的文化。在德州的历史上,无论处在勘探、殖民、革命还是扩张的时期,德克萨斯人一直忙于建立堡垒,要塞,军营,营房和栅栏来抵御外敌,当年为保卫德州无私奉献的士兵也受到州政府极力表彰,得到他们应有的尊重。造访德克萨斯州,还有机会在这些边关要塞身临其境感受边疆生活,重现历史时刻,了解孤星之州的过去,这会让现今的人们更加珍惜得来不易的安乐生活。 

康桥堡(Fort Concho)

在圣安吉洛(San Angelo)的康桥堡(Fort Concho)始建于1867年,屹立至今。之所以称为康桥堡,是因为它建在康桥河岸,这个堡垒曾经作为德州历史上公认的前线团部之一,包括著名的水牛士兵,也称十骑兵。康桥堡的士兵在德州边境巡逻了近22年,为附近圣安吉洛(San Angelo)社区提供了发展和繁荣的机会。尽管它于1889年关闭了,但是包括23个原始建筑在内的遗迹被当作国家历史地表来恢复和加以保护。现在,军营,总部,医院和长官住所被用来当作展览大厅,办公室,游客中心和与占领堡垒时期幸存的档案工件。“历史重演”的体验项目由志愿者表演,包括戏服和过程都很准确。这个堡垒还赞助了一系列丰富的节日和庆典,横跨一整年,其中包括水牛士兵遗产日和Fort Concho边境日。

山姆·休斯顿堡(Fort Sam Houston)

自1718年以来,军队在圣安东尼奥的历史发展中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至今也仍然是城里最大的雇主之一。作为圣安东尼奥的第一个永久性美国军事设施,山姆·休斯顿堡(Fort Sam Houston)是一个国家历史地标,同时也是山姆·休斯顿堡博物馆(Fort Sam Houston Museum)的所在地。1845年10月,在德克萨斯共和国成为美国的一个州的过程中,美国陆军第一次在圣安东尼奥阿拉莫旁边建立了Almus营地。营地除了一个小规模的驻军,还包括军需仓库。在1890年,为了纪念萨姆·休斯顿将军(Gen. Sam Houston),圣安东尼奥的军营被指定为萨姆·休斯顿堡(Fort Sam Houston)。此外,一战中许多高级指挥官都是萨姆·休斯顿堡校友。

作为目前军队医疗指挥地和第五军总部,面积为3,434英亩的萨姆·休斯顿堡(Fort Sam Houston)为游客提供了一个亲身体验和了解这座城市军事历史的机会。虽然大多数仍在使用的历史楼宇禁止游客进入,但是有3座向公众开放。博物馆建在一座1905年的集体食堂里,馆里的工艺品和照片展现了萨姆·休斯顿堡(Fort Sam Houston)从1845年至今的历史。萨姆·休斯顿堡(Fort Sam Houston)还包含了美国军队医疗部博物馆。作为全美唯一的军队医疗博物馆,面积为40,000平房英尺的建筑见证了军队理疗发展和对全国医疗保健的影响。

48537a

(Gonzales Memorial Museum)

冈萨雷斯纪念博物馆(Gonzales Memorial Museum)

距离圣安东尼奥大约1小时车程的冈萨雷斯先锋镇(Pioneer Village in Gonzales)作为打响德克萨斯革命的第一枪而闻名。导火索是一门从墨西哥政府借来的大炮。1835年,当墨西哥政权派士兵去取回那门大炮的时候,美国陆军聚集起来,并用带有挑衅的口吻,也就是现在很有名的那句:“过来取它啊。”如今,冈萨雷斯纪念博物馆(Gonzales Memorial Museum)仍然保存着当年那门大炮以及无序的楼宇布局,包括:一个粮仓,一个谷仓,两座房屋,一个度假小屋, 一间学校,一个剧院舞台,一个沙龙和各样的商店。小镇面向游客开放自助游和团队游,让游客体验当日生活情景。

48537b

(Mount Locke in Fort Davis Mountains)

戴维斯堡(Fort Davis)

在德克萨斯州西部的戴维斯堡(Fort Davis)是美国西南部边疆军事战点最好的活教材之一。从1854年到1891年,搭建戴维斯堡处于战略意义考虑,它的建立用于保护在圣安东尼奥埃尔帕索路跨佩科斯河地段(Trans-Pecos portion of the San Antonio-El Paso Road)和齐瓦瓦径上(Chihuahua Trail)的移民,邮政马车和货运马车。位于戴维斯群山(Davis Mountains)东面的一个箱形峡谷入口处,戴维斯堡地理位置在抵挡来自美国土著,集结部队和分段防御上占有优势。这是一个生动的例子,表明军队在平定和发展西部边疆中起到的重要作用。戴维斯堡以作战部部长杰佛逊·戴维斯(Secretary of War Jefferson Davis)命名,首位驻扎者为陆军中校华盛顿·西维尔(Lieutenant Colonel Washington Seawell)和第八步兵团(Eighth U.S. Infantry)的6位随从。

1867年后,当美国第九骑兵(The Ninth United States Cavalry)的队伍重新占领戴维斯堡,戴维斯堡所处的地理位置由于其位于两条重要路经的交叉口的价值,以及作为旅行者和狩猎者的大本营,成为了“跨佩科斯河国家里最重要的地方”。其他跟随队伍回来的士兵包括店主Dan Murphy,屠夫Sam R. Miller以及日后成为戴维斯堡最有影响力的商人的面包师Whitaker Keesey。来自爱尔兰多尼戈尔郡(County Donegal, Ireland)的中士Charles Mulhern于19世纪70年代末到达此地,并且最终获得了本区域内的大量土地;他和于1890年在戴维斯堡退休的上将Benjamin Grierson是仅有的两位成为当地重要地主的军人。19世纪80年代,由于富有野心的牧牛人涌入跨佩科斯河地区,戴维斯堡成为了一个牧场中心。

截止到19世纪80年代末,戴维斯堡建有100多座建筑物,为包括著名的水牛士兵在内的超过400名士兵提供住宿。24座建筑被保留到了今天,经过修复,其中的5座连同超过100处的毁坏和地基,已经恢复到了19世纪80年代的状态。戴维斯堡整年提供的自助游,登山和特别活动。

格里芬堡(Fort Griffin)

从1867年到1881年,格里芬堡(Fort Griffin)执行南部平原的保卫任务,是西部防御战点的一部分。1867年7月31日,中将SamuelD. Sturgis和第六骑兵的4位随从在一个高原建立了一个新的战点,可以俯瞰布拉索斯河(Brazos River)的科利尔佛科(Clear Fork)弯道,并一直延伸到东北部。为了纪念德克萨斯部指挥官上将Charles Griffin,战点的名字由最初的威尔逊营(Camp Wilson)改成了格里芬堡(Fort Griffin)。虽然最初的意图是将地面上的建筑全部采用具有持久性的石头结构,让其在使用期间保持了外观的完好。起初,木房被叫作“尖木桩”小屋(用垂直木头建成),帐篷和用泥土和帆布屋顶搭建的粗构造建筑被当作临时的居所。木质材料的稀缺,资金的缺少和日常军队工作需要,致使超过90个居所中只有6个完全采用石头结构。虽然格里芬堡(Fort Griffin)以其整洁和纪律在边疆得名,但是它也是一个十分活跃的战点,驻兵们一直忙碌于保卫和安定边疆,因此用于建造和维护军营住所的时间少之又少。

48537c

(Fort Griffin State Park)

格里芬堡的断壁残垣被安放在位于奥尔巴附近的格里芬国家历史遗址(Fort Griffin State Historic Site),这里也是德克萨斯州长角牛群(Texas Longhorn Herd)的故乡,不管是历史爱好者、户外运动爱好者、天文学家还是家庭游客都可以参观和了解到丰富的自然和历史资源。岩石地基,废墟和一些重建建筑为游客重现19世纪著名的边境驿站风貌。位于布拉索斯河(Brazos River)的科利尔佛科(Clear Fork)河岸的露营地,则为游客提供了在大片遮荫,享受大自然的清新,完全放松身心玩乐。游客可以在河里捕捉鲶鱼,或在自然小径上徒步,呼吸新鲜空气。整片建筑被广阔的牧场所包围,使得格里芬堡(Fort Griffin)受到最小的光污染。在格里芬堡(Fort Griffin)每月举办的观星活动上,游客可以看星座,行星和星系。


More From Feature Travel 主题旅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