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峰会互动讨论环节中,众嘉宾就“限韩令”风波后续影响、私人岛屿能否为目的地限制破局、包船模式演变等热点问题进行了探讨。

互动讨论:新旧挑战当前,邮轮公司如何深耕创变?

2017年3月21日,由北星旅游集团旗下《Travel Weekly China旅讯》主办的第三届中国邮轮峰会(上海站)在上海世茂皇家艾美酒店成功举办。在峰会的第一个互动讨论环节中,来自各大邮轮公司的高管代表就“2017:深耕、创变、重构”这一主题进行了集中探讨。该环节由北星旅游集团高级副总裁及内容总监兼《Travel Weekly》主编Arnie Weissmann主持。参与讨论的嘉宾包括皇家加勒比国际游轮北亚太及中国区总裁&国际邮轮协会北亚分会主席刘淄楠博士、公主邮轮中国区副总裁兼总经理王萍、诺唯真游轮控股有限公司中国区总裁David J. Herrera、天海邮轮CEO Ken Muskat以及海达路德中国及亚太区总裁William Harber。众嘉宾就“限韩令”风波后续影响、私人岛屿能否为目的地限制破局、包船模式演变等多个热点问题进行了探讨。

以下为峰会实录整理

“限韩令”风波后续影响

Arnie Weissmann:韩国风波的影响目前会持续多久?它会如何影响邮轮公司2017年在中国的情况?

刘淄楠:没有人能够知道朝鲜会做什么,美国人会做什么,这些我们很难去预测。因此,我们的决策是在不确定中做决策,并预先作多方准备。相对于前些年,2017年状况其实要好一些,船队质量、品质也越来越高。包括皇家加勒比在内的各家邮轮公司都会将一些新船引入中国,这是好的市场状况。对于2017年我是有信心的,中国的市场并不是那么容易赢得的。在西方有淘金热,要有承诺、要有技巧,这些都是成功的重要因素。

王萍:我们也进行了一定的行程变更,包括提高了在日本靠港的航次比例和停留时间等。在有些航次中,我们也会把两三个港口压缩为两个或一个港口,这样也能够提供更多的船上和岸上体验。现在对于我们来说其实也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就像郑先生谈到的,邮轮本身就是一个很好的目的地,我们可以把这部分工作做的更好。

更多目的地选择:私人岛屿会是解决方案吗?

Arnie Weissmann:政府和港口的确有很大的责任来使基础设施能够满足挂靠港的需求。其实很多邮轮公司也会提供一些包括私人岛屿的选择行程。大家觉得打造私人海滩旅游目的地会不会有一些机会?

王萍:随着全球邮轮品牌纷纷进入中国,我们当然希望有越来越多的港口和目的地,让行程有更多的灵活性,也让乘客有额外的体验。然而,比起私人岛屿,目前中国游客可能普遍更愿意去这些港口和目的地。他们希望参加一些岸上的活动。在我看来,开发私人岛屿的这种概念在中国可能时机和方式还不成熟。随着中国的市场逐渐增长,我想在未来这个私人岛屿的概念可能会越来越深入人心。

刘淄楠:私人岛屿或许是解决我们目前挑战的一种可行的方法。但是,我们的可选岛屿数量很少,尤其从目前航程的半径来看。如果有私人岛屿的话,我们的选择当然会增加。在这方面,我们可以把对话进一步扩展到邮轮产业之外。中国的出境游市场现在非常火热,我觉得是不是可以考虑打造一些能更好应对这些日益增加的中国出境游客需求的产品。刚才谈到行程多元化问题,还有一种可能就是开发一些更为长期的行程。邮轮公司可以与旅行社共同合作。我们的目标不止是港口,也包括消费等各方面的收入。

David J. Herrera:上海邮轮市场还非常年轻,而迈阿密这种港口已经特别成熟了。但是迈阿密也是过了很多年,大家才考虑到私人岛屿这个概念。我们可以学习这些先进的做法。

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制”邮轮

Arnie Weissmann:大家都知道很多邮轮公司都为中国市场量身定做了邮轮,为什么这样做?

David J. Herrera:每次造新船就是一次改进,希望能够呈现更加完美的产品。我们认为邮轮即目的地,这是一个非常本质的概念。我们把这种概念加入到喜悦号的设计过程,希望能够更好地吸引中国乘客,让他们在船上愿意待更久的时间。我们在船上会有很多活动,还有赛车道、虚拟游戏、当地的美食等等。做相关设计时我们会不断思考客户的喜好。我们必须记住一点,就是必须以乘客的体验为首要考虑因素,让他们在船上所花的时间真正令人难忘而独特。

王萍:公主邮轮自进入中国市场至今得到了旅行社的大力支持,有一些旅行社今天也与我们坐在一起。我们专为中国市场打造的盛世公主号会于今年7月份抵达中国上海母港,届时也将由旅行社合作伙伴来帮助销售票务。今后我们要思考如何推广品牌,以更好地支持旅行社,帮助他们更加容易进行销售。这其实对所有邮轮公司而言都一样。

天海邮轮:一艘船也是一种优势

Arnie Weissmann:天海邮轮目前拥有一艘邮轮,您的优势和挑战是什么?

Ken Muskat:我们在中国目前只有一艘邮轮,未来我们会有计划增加到两艘甚至三艘。目前只有一艘船的状况对我们来说即有挑战也有优势。一艘船能有很高的灵活度。我们不用担心它在各个港口之间的调度会对其他的船带来怎样的影响,还有测试等等方面也有很好的灵活性。我们当下面临的挑战则是品牌的认知度。因为只有一艘船,我们更需要同旅行社有很好的合作,让他们了解我们、谈论我们。因此,我们在销售成本、广告等方面的成本可能会比较高,我们目前也在努力寻找解决方案,并作出不同的尝试。

Arnie Weissmann:在您看来天海除了以中国作为母港之外,是否有考虑过以其他区域作为母港?

Ken  Muskat:虽然看到了市场驱动力,但中国在可预见的未来仍然是天海的优先市场。我们可能会考虑其他的区域作为母港,但是目前还是主要考虑在中国进行长期战略规划。我们了解中国的市场,而且这个市场在发展,我们也在发展,所以除了中国之外,我们目前还没有看到充足的理由来以其他区域作为母港。

海达路德:不断创造探险邮轮市场需求

Arnie Weissmann:海达路德十年之前在香港建立了代表办事处,在十月份还将设立一个“真正的”办事处(而非代表处)。为什么选择在这个时间设立办事处?

William Harber:我要感谢我们的杰瑞(刘结)——海达路德在中国的代表,他从2007年便成为了我们首席代表。从公司角度来说,我们需要有一个像杰瑞合作伙伴一样靠谱的亚太总部,不断增加我们在探险邮轮市场所占的份额。从全球来说,我们确实需要人力资源、市场、流程和技术方面等方面的投资,帮助我们旅行社合作伙伴获得成功。我们需要做的是提高消费者的认知度,创造消费需求。或许并不一定来自我们邮轮公司,还包括各类探险旅游的需求。另外,在中国我们正看到越来越多的探险相关的旅游论坛。例如,中国旅游协会主办了旅游探险论坛,我们为他们提供了这样的场地,即去往南极的一艘船,届时政府官员、名人,商务合作伙伴媒体都会加入这个航程,共同探讨全球探险旅游相关话题。

品牌差异化

Arnie Weissmann:请大家用三句话来定义一下你们的品牌和别的品牌有什么差异,帮助我们的观众更加清晰地理解你们的品牌。

William Harber:海达路德有125年的历史,极地航行是我们的DNA,也是我们品牌真正精髓所在。我们向探险者开放,我们的乘客都是探险家。我们并不是简单的邮轮,而是一个基地!一个探险的基地。

Ken  Muskat:我们是唯一的中国本土豪华邮轮公司,力图打造中西合璧的体验。此外,我们的服乘比很高,平均每一个船员照顾两个客人,因而能够提供更加个性化的服务。

David  J.Herrera:诺唯真邮轮是中国旅行社最佳合作伙伴。我们提供头等舱的服务,这在其他的地方都无法找到。我们在船上所提供的多种多样的活动会让我们的船成为您的目的地。

王萍:作为全球的旅行大师——公主邮轮在全球运营,我们有非常丰富的国际经验,会把更多国际化体验带到中国,我们也会进行组合和调整,让这个体验在中国更加超值。我们也承诺为客人提供最佳的服务。最为重要的一点是:不管是在岸上、船上,我们都有最佳的服务团队。他们有非常丰富的经验,因此知道如何把这样的热情传递给我们的客人。

刘淄楠:能量加上质量形成我们公司DNA,皇家加勒比成功做到两者兼得。皇家加勒比是什么样的品牌?看看我们极高的客户认知度和品牌认知度,看看我们所获得的无数奖项,看看第三方数据就可以知道。所以我们不需要多说,皇家加勒比就是品质的代表。

包船vs.切舱

Arnie Weissmann:各位对于包船问题怎么看待,包括包船和切舱的结合问题?

William Harber:我们多数是包船,尤其是去南极洲都是包船为主。下一趟去南极洲的航次中有6-7个包船。我认同在中国包船或者是半包的合理性。我们会与旅行社进行紧密合作,确保他们的产品是适合其消费客群的,并且可以很好地平衡风险,这样才可以获得成功。

Ken  Muskat:虽然我来中国的时间不长,但今天我也听到了很多。我觉得包船模式需要有一种演进的趋势。邮轮公司在定价方面,包括库存方面要更加透明。零售商、OTA、包船旅行社要思考怎样才能够以不同方式来销售和推广品牌,来提高客人的满意度。我们应该以更加智慧的方式来和包船伙伴进行合作。天海邮轮现在也正在进行产品和分销模式的创新升级,我相信这也是未来的发展趋势。

价格走势是否影响产品质量?

Arnie Weissmann:有一个比较敏感的话题:在过去一年间价格越来越低。伴随着价格的下跌,船上体验的价值似乎也有下降,有更多的投诉,涉及到食物、岸上游等等。您觉得这是不是一个问题?怎么解决这种问题?

刘淄楠:对我们来说,皇家加勒比并没有降低食品成本,我们秉承高品质标准不变。我们的确看到了乘客人口构成发生变化,包括人们来至于不同的区域。

Ken  Muskat:包括客户、第三方,如果是想要把你的品牌被市场的波动牵着鼻子走,那么你的品牌就会受到损害。天海邮轮会秉承给客户提供顶级体验的原则,这是始终如一的。

王萍:公主邮轮在中国运行了三年,我并不认为我们质量有所下降。我们给中国乘客提供的体验是非常稳定的,包括娱乐、服务、餐食在内的体验还在不断改善和提高。的确,整体邮轮岸上游还有很多改善的空间,我们也在和旅行社进行合作,以进一步改善岸上游的行程,让客人能够获得全程一致的奢华体验。

Arnie Weissmann:感谢各位参与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