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访谈 Interview 雅高酒店集团大中华区奢华及高端品牌酒店营运副总裁艾慷睿(Goran Aleks)先生近日接受本刊专访。

雅高酒店集团艾慷睿:奢华酒店品牌如何破局二三线城市?

丛霄 /

5月中旬,雅高酒店集团大中华区奢华及高端品牌酒店营运副总裁艾慷睿(Goran Aleks)先生和他的团队一起来到上海,为下半年即将开业的武汉泛海费尔蒙酒店做推介。这些年伴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大举推进,各大国际奢华酒店品牌都加速了中国二三线城市的布局,雅高酒店集团也并不例外。

然而,各大品牌在二三线城市疯狂跑马圈地,直接导致二三线城市奢华酒店入住率和市场价格的不断走低。据罗兰贝格综合研究所给出的数据显示,目前高端酒店平均出租率除一线城市能够维持65%以上并稳定增长外,其余层级城市的高端酒店出租率普遍低于60%。艾慷睿并不否认这一事实,不过熟知中国酒店市场的他认为这一切只是一个发展过程。“每家酒店、每一个市场都有它的发展周期,时间会证明一切。” 艾慷睿说。面对新的市场、新的受众,奢华酒店并购该如何在激烈的中国市场中激流勇进,艾慷睿向《Travel Weekly China旅讯》发表了他的见解。

Q:能否介绍一下雅高旗下在大中华区主要运营的高端酒店品牌?他们各自的特色是什么?

A:雅高集团在中国的奢华品牌主要有7个,莱佛士,费尔蒙,索菲特(其中包括索菲特传奇和索菲特酒店&度假酒店),美憬阁、铂尔曼,美爵酒店和瑞士酒店及度假村。我们每个品牌都有着自己独特的DNA,我们不想混淆品牌的血统,所以每个品牌都有着不同的定位。比如说,莱佛士是一个极具历史的品牌,拥有130余年的历史,注重给旅行中的客人带来奢华体验。我个人非常喜爱美憬阁这一品牌,它是一系列专为生活、文学与文化崇尚者所设计的精品酒店。我们在塑造这一品牌时,我们会先选择目的地,了解这里的名人轶事,并打造一个属于这里的独特故事,然后我们会将这个故事交给建筑设计师,再让他们根据这个故事设计我们的酒店。铂尔曼是我们最为年轻的品牌,一般会选址城市中心,并在功能上更加偏向于商务和MICE会议等。

我们可以发现客人往往会根据不同的目的来选择酒店的品牌,有时他们会在铂尔曼进行会议,选择莱佛士和费尔蒙举行婚礼和其他庆祝仪式。

Q:据您观察,中国的奢华高端酒店客人在消费行为上有哪些习惯和特点?

A:2016年中国出境游已经达到1.22亿人次,花费1098亿美元左右,我们可以发现随着旅行经验的不断增加,中国宾客在酒店方面也越来越专业,我们许多的客人都有着海外留学生活经验,他们更加懂得我们的品牌,也更加明确自己的需求。另一个方面,他们也非常愿意消费。

年轻客人的不断增加也是中国奢华酒店市场独有的一个很显著的趋势。实际上,对我们来说,中年客人目前还是消费的主力军,不过“千禧一代”现在正在迎头赶上。

和已经进入稳定期的欧洲酒店市场相比,中国可以说是酒店行业最为活跃的市场之一,因此我们在中国的努力也有着非常大的意义。中国是出境游大国,每年有超过1亿以上的游客进行境外旅行,所以我们在中国的品牌和市场教育工作能够促使他们在海外出行时也选择雅高这一品牌,这也能帮助我们其他地区的酒店业务提升。

Q:酒店如何调整来面对年轻客人?

A:从整体酒店行业来看合并并购是一大趋势,万豪和喜达屋的合并,雅高收购了FRHI酒店集团及其三个奢华酒店品牌:费尔蒙、莱佛士和瑞士酒店,这些合并都是酒店行业为了应对新的市场形势的一种姿态。我们希望用整合更加有力的品牌,形成合力,去面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而不是自我竞争和互相消耗。

我们雅高旗下铂尔曼和索菲亚的定位更偏向于年轻客群。雅高的主席曾经表示过,目前世界上许多最伟大的公司,比如Uber、Google等,都是由30岁以下的领导人开创的,20年前的方式已经不再适用于当下了,我们需要用新的思维来面对新的客人。

从集团的层面来看,我们的管理者多是中年以上的人士组成,所以为了满足年轻客人的需要,我们会聚集一些30岁以下的客人来参与我们的决策,让他们来对于我们所做的决定提意见。

从产品层面,我们看到便捷性在服务中心显得非常重要。未来你可能不再需要花费时间办理入住和退房,我们会将二维码发送到客人手机上,客人使用二维码直接扫码入住。

Q:许多国际奢华品牌在二三线城市拓展市场,您如何看待二三线城市的高端酒店市场?越来越多的新酒店开业以及客流量的缺乏,使得这些城市的酒店价格不断走低,您觉得这样的趋势短时间内是否会发生改变?

A:中国的发展速度惊人,我们投资二三线城市也是更为看重这一点。当我们决定在某些城市时,它可能还相对比较欠发达,但当我们完成整个筹备过程最终开业时,这个城市已经有了相当可观的发展。以我们今年下半年开业的武汉泛海费尔蒙酒店为例,我们在最初选址时,酒店周围的配套基础设施也都处于建设中,不过现在武汉已经步入了新一线城市的行列。正因如此,我们在中国的品牌布局也看重的是城市发展的潜力,而非暂时的营收。

价格确实是在不断下降,但我认为这也是需要用时间去解决的,新酒店开业都有着自身的发展周期,前五年可能是一个适应的时间,之后才逐渐进入成熟期。我们看到现在二三线城市的开业的酒店,他们也在不断建立自身品牌的知名度以及渠道关系。这些都会帮助他们逐渐恢复合理的价格。

同时,从客流量的角度来说,客流量正在随着城市的建设不断提高,比如我们在合肥的铂尔曼酒店,刚开业的时候确实客流很少,但随着周围万达城的建设,商场、办公楼的不断完工,越来越多的客人聚集到了这里,所以我觉得价格问题一定会随着时间解决。

Q:前不久携程与雅高酒店集团签订战略合作计划,是否可以介绍一下?

A:合作对于我们双方来说都是有益的,据我所知,携程有2500万用户,我们在携程上开设官方旗舰店后,所有的品牌都会展示,我们的价格和图片都会清晰地展现在这一平台上,这能够为我们创造更多的潜在客人。

确实,OTA的存在减少了酒店品牌和客人之间的直接接触,这对于酒店忠诚度建立是不利的。但我们也在谋求新的OTA合作关系,作为酒店品牌,我们希望通过控制直销和OTA上客房数量的方式来控制在销售上的主动权。

同时,未来我们可能会直接在预订渠道上提供对于具体房间朝向、房内布置等一系列更加精准的产品选择,而这可能是OTA上所不能达到的,这也促使我们进一步提升自身的忠诚度建设。

未来OTA这一销售渠道将会一直存在,我们需要寻找双赢的合作方式,而非将其看成竞争对手。


More From 高端访谈 Inter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