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端访谈 Interview 华远国旅今年正式更名为“华程国旅集团”,本刊近日专访总裁何勇,分享了在更名之外、华程国旅集团面对市场风云变迁的心路历程和从容姿态。

华程国旅集团总裁何勇:志存高远,不问东西

李冰 /

近年来很少在行业里抛头露脸的华远国旅在2018年年尾爆出一条新闻:公司将于2019年1月1日正式更名为“华程国旅集团”。对于此次更名背后的原因,本刊记者在对华远国旅(现华程国旅集团)总裁何勇的追访中并未获得更多的“料”,但借由更名之事在2018的年终梳理和回顾华远国旅重组后四年的心路时,作风低调的何勇更愿意用“低头做事”来结语,而貌似轻描淡写的四个字却道出了华远国旅面对市场风云变迁的一份从容和坚定。

关于公司更名,何勇给出了两个理由,没有做更多的延伸:“更名的原因很简单,首先,‘原北京市华远国际旅游有限公司’的名称有强烈的地域性,不能反映目前华远国旅覆盖全国20家分子公司的全国布局;其次,华远国旅的公司名称每年要经由华远地产授权使用,对公司长远发展会有一定制约。”他说,更名为华程国际旅行社集团有限公司后,公司将会一如既往贯彻最初的战略目标,即将华程国旅集团打造成为中国最优秀的出境旅游综合运营商。同时,翔龙万里行B2B同业品牌保持不变。

据了解,于1993年成立的华远国旅在多年的民企生涯中打下了欧洲长线批发的一片山河。自2014华远国旅重组之后,注入了“携程系”血脉的华远国旅又对公司进行了重新架构,战略志向从欧洲批发的定位升级为更加全面的出境旅游综合运营商。在之后四年多的时间里,华远国旅的渠道布局、业务规模有了全面飞跃:全国分支机构从不到10个发展到近20个,企业营收超过2倍,传统欧洲业务增长近3倍,日本业务从近乎空白到上海、北京跟团游第一;MICE业务规模超过3倍,未来还将计划开拓东南亚市场。

回顾过去四年的发展,何勇感到最为满意的是看到团队的成长。“华远国旅业务的推进不是通过投资并购一夜间产生的,而是靠团队的努力一点点做起来的。”他说,如果改革开放前40年,企业的发展属于“成事在天,谋事在人”,天时地利的因素权重更大一些;后面几十年将会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人的因素更为重要。他认为,华远国旅最大的竞争优势就是四年间组建起了一支务实高效专业的精英梯队,这支队伍对新的理念和技术应用的接受力很强。其中,85后员工占比超过75%,中基层主管90后占比近50%。“未来的发展是一场长跑赛,团队建设不仅要有张力更要有定力,从而才能持之以恒地对不断涌现的问题加以矫正和改善。”

“中国经济到了从量变到质变的时候了,供给侧改革在很多行业正在倒逼企业做出改变。前些年市场好,大家日子都好过,只要胆子大,遇上好的机遇,公司会迅速蹿升。而今,不是谁拥有某个包机项目或垄断某个资源,市场就会应声而起。”

2014年华远国旅重组之时,公司管理层就对未来有着清晰的认识:不管市场风云怎么变化,产品的持续优化和服务的持续提升乃是华远国旅发展永远的主线。“有了这条主线, 只要我们每年都在进步,我们就在市场上有立足之地,就会越走越好 ,越走越远。”

产品有形,服务无形。如何将无形的东西量化,是华远国旅这些年内部基础建设的核心之一,它包括了团队的成长,运营体系的建设,公司制度的规范化等等。何勇说,大家这几年都在谈创新,创新不是几句简单的口号,企业需要从管理机制和基础建设上有根本创新,建立起一套容错试错后不断调试检验的循环体系,企业才能走得远。

他说,出境旅游存在诸多不可控因素,都将会影响到服务质量,我们所做的是尽可能排除不可控因素,去发现可控的点进行检测和不断改进。华远国旅很早就建立了质量监控体系,2018年初就实现了所有订单的客户意见返回的自动化和数据化,从而做到让服务变得可测量。

谈到数据化,华远国旅自主研发的ERP系统目前已经进入第二期结尾优化阶段。何勇解释说,企业运营过程中产生的大量信息如果不经过筛选、挖掘和分析,很多可以视为垃圾信息,对经营没有太大帮助。华远国旅每天产生的大量业务信息在系统上都有记录和体现,我们会跟据这些信息反馈来分析和改进日常的工作行为 。“这是一个很苦很无趣的活儿,特别是对传统行业,旧有的工作习惯和内部观念都会阻碍信息下沉形成数据化。但这是必做的功课。”

他强调说,未来客人对旅游产品的需求会更加零散化,这使得资源生产端牵扯的要素会不断增加,所以需要结合团队力量和技术手段来共同提高从最初单元要素的生产到为消费者提供综合服务的整个过程的链接效率。在何勇的眼里,华远国旅过去几年在基础建设上所投入的时间和精力都是值得的,换来的是,公司业务开始走向良性和可持续性发展的轨道。

正是华远国旅四年的苦修内功,2018年当中国经济气候的不确定性让整个旅行社行业又泛起彷徨和焦虑的情绪的时候,华远国旅却交上了一份满意的答卷。何勇在言谈中也流露出一份淡定:“任何外部的变化都不会影响我们的节奏。今年旅游行业市场大家都感觉不太好过,但出境市场增长和需求却很旺盛。这种矛盾说明了整个行业进化的速度开始赶不上客户需求变化的速度。当一个行业面临压力时,也为进步提供了契机。旅游行业未来注定会分化。行业或企业从舒适区走出来不容易,有时需要靠外部施压。” 面对2019年,何勇给出了较为谨慎乐观的预测,他说,明年市场依然偏冷,竞争仍会较为无序,但出境游的大盘子增长趋势不变。 机会总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More From 高端访谈 Inter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