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8 月2 2 日从春秋航空公司的网站上发现,自开航以来便占据网站页面主要位置的低价机票促销广告大幅度"缩水"--原来春秋航空在四条航线上推出的低价机票、低价商务套餐产品被压缩到了3/4,只有上海-桂林航线上还存在299元的低价机票,而上海-南昌航线上则以"赠送红酒"替代原来的商务套餐。 价格调整一度反复8月10日,记者也曾在春秋航空公司的销售网站上发现,其主打的上海至绵阳、南昌、烟台三地的"机票+酒店"的商务套餐价格均出现了调整,其中上海-绵阳由此前的399元上调至690元,其他航线上的商务套餐价格也有不同程度的调整。然而,当日下午,记者发现,春秋航空网站上的套餐价格又再度回调至初始价格。春秋航空企业文化部副总经理李伟民10日下午否认了曾调整过"商务套餐"的价格,并表示,春秋航空将继续坚持低价政策。22日下午,李伟民再度向记者否认了取消广告以及停止出售低价促销机票的事情。李伟民坚称,所有低价产品都是放到了另外一个网站子栏目下。但记者当日在春秋航空的网站上并未发现该广告,春秋航空销售人员则向记者确认,廉价产品早在上周就已经被取消。 廉价航空深受成本压力有接近春秋航空的人士向记者透露,之所以春秋航空会撤下低价产品,其根本原因在于,目前春秋航空整体处于亏损状态,而随着旅游淡季的到来,其亏损面越来越大。此前春秋航空曾标榜" 两高两低"(高客座率、高飞行时间;低营销费和低管理成本费),并承诺,春秋航空开航后,客座率将保证在85%以上,每天单机飞行在13个小时,同时利用春秋遍布全国的销售网络,大大节约运营成本。但22日李伟民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则向记者表示,受到目前机队规模的限制,尽管单机已实现盈利,但春秋航空公司整体则为亏损。"亏损多少不好讲,应该说是亏损两架飞机的收入,我们现在的人员配备是为三架飞机准备的,可只有一架。怎么能不亏损呢"。李伟民还表示,航油价格的一涨再涨给春秋航空的压力很大,"现在是通过内部管理来降低成本消耗,尽力不把成本转嫁给消费者。但如果航油价格再涨的话,我们也就挺不住了"。据李伟民透露,目前春秋航空的上座率为90%,其中65%的乘客为团队客人,而随着旅游淡季的到来,春秋航空的团队客人数量将大打折扣。就此李伟民称,公司正在就淡季的经营方向、方法问题进行研讨,但目前尚无任何结论。而记者连续两天天曾连续十余次拨打春秋航空的购票电话,均无功而返。北京春秋国旅的业务员向记者透露,目前春秋航空的机票销售系统仅限于上海、南昌、桂林、烟台、绵阳四地,其他地方均无法从当地订票。而春秋航空的800销售电话归属当地的旅行社分社经营,这就是春秋航空至今没有一个覆盖全国范围的销售体系。"我们现在只是试飞阶段,是对原来的经营理念进行检验,一旦出现偏差我们也可以修正",李伟民如是说。 亚洲廉价航空全面受困事实上,不仅春秋航空眼下深受巨大的经营压力,随著油价持续高企,大批实力基础较薄弱的亚洲廉价机票航空公司,由于自身航线结构未完善,因此已经普遍遭遇经营危机。目前,亚洲的廉价航空公司实力基础薄弱,却与传统大型航空公司执行相同航线,由于缺乏竞争优势,因此已经开始重蹈欧美一些廉价航空公司逐渐凋谢的覆辙。上月底新加坡廉价航空公司--惠旅航空、捷星航空已经宣布合并,成立橙星航空控股,而在合并前,两家公司均有经营香港定期航线服务。目前,亚洲的多家廉价航空中只有马来西亚亚洲航空公司略有盈余,而该公司能赚钱的根本所在是因为其善用油价对冲手段。
多位分析师指出,目前亚洲的一些廉价航空公司所以陷入困局,是由于区内航空政策较封闭所致。由于航权问题,该些公司只能选择挤拥、竞争较大的航线,而在于传统航空公司对比中缺乏自身的优势;而在目前国际燃油价格居高不下的同时,廉价航空如持续以低价抢客,就会将自己逼入死路。
Comments
JDS Travel News JDS Viewpoints JDS Afric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