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 & A 途家及斯维登集团联合创始人罗军接受了《Travel Weekly CHINA旅讯》的专访,和大家一起分享他对于分享住宿行业的生意经。

罗军:如何玩转分享住宿下半场?

短租行业进入中国已有七八个年头。在住宿需求高涨的当今中国,这些Airbnb模式的学习者们无疑缔造了资本风口下飞的最高最远的业态之一。据国家信息中心分享经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共享住宿发展报告2018》显示:2017年我国主要共享住宿平台的国内房源数量约300万套;参与者人数约为7800万人,其中房客约7600万人;共享住宿市场交易规模约145亿元,比上年增长70.6%。

作为行业的老将,罗军可以说参与到了整个行业成长的每一步。从早期创立途家到后来的斯维登集团,罗军一直致力于分享住宿模式在中国的普及。这些年经历了资本的追捧也遭受过品质上的诟病,分享住宿可以说已从无名之辈走到了聚光灯下。在行业下半场即将开启之际,如何实现产品与服务的升级,带领行业迈向新的台阶,罗军接受了《Travel Weekly CHINA旅讯》的专访,和大家一起分享他对于分享住宿行业的生意经。

69005b

Q1:您觉得随着整个旅游消费升级,我们在分享住宿领域在产品和服务上需要做哪些新的改变?

A:目前,国内短租行业面临经济模型的升级。实际上,共享经济和分享经济是两个概念,我们现在共享单车等经济模式更多的是共享经济,即物权拥有者和使用者是分离的。而我们的分享经济是在物权者把闲置的产品利用起来,反应到住宿的产品上,在房主不住的时候把房屋提供给客人住,我们的边际成本为0,现在短租行业可以说这两种模式都有,但后一种模式显然效率会更高。

同时,短租行业在消费的性价比上也会升级,我们住在酒店里,产品种类有限,性价比和体验度不高,而分享住宿提供了各种类型的房子,给客人提供了非常多的选择。比如,我们斯维登精品公寓讲究融入城市,斯维登服务公寓更加融入社区,斯维登度假公寓多建在景区周边能够融入自然,途窝不仅融入自然同时也讲究深入到景区之中,而欢墅则提供了高档的别墅度假空间。

Q2:其实分享住宿最早兴起就是有社交这个基因的,但是在国内似乎由于大家性格文化等各个方面原因,一直发展的不如国外那么顺畅,您觉得这个方面未来会有改善吗?

A:我们现在的短租大致分为RBO(Run By Owner)模式和RBA(Run by Agent)模式,RBO模式中,房东除了追求收益外也非常看重和人的社交以及客人对房东价值的认可。而和RBO模式相比,RBA模式,也就是二房东模式,即找一个中介帮你经营,承租的人唯一目的就是把收益做到最高。真正的分享经济需要RBO模式的普及,需要整个社会的经济基础得到更大的提高。

前不久去加拿大的农庄考察经历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在当地农庄内,游人坐在长桌边听农庄主讲述酒的文化和历史,这些红酒可以免费让客人品尝。如果客人对此这里的食物和文化感兴趣,农场主也可以为你提供一份当地特色的午餐。整个过程中,客人和农场主进行了深入的交流,了解了当地文化,既没有出现主人的强制推销,也没有客人的吵闹喧哗和铺张浪费。这和我们在国内看到的大部分拼命消费当地资源的分享经济模式差别就很大。所以我觉得分享住宿中的社交能不能做起来还是取决于消费方式是否成熟,如果大多数消费者只是到此一游,对于探底当地文化没有好奇心、没有尊重,那么社交很难做起来。

不过,随着我们整个社会越来越富裕,我想这样的社交模式未来也会在中国生根发芽。我曾经亲自参与过这样一个案例,当时一对夫妇要把自己亲手设计的位于三亚亚龙湾的别墅交给我们平台上接管,在他们不住的时候进行出租,房子很快受到了许多住客的称赞,主人一高兴要把自己家乡的红酒放在这里让大家免费喝,这就是一种社交化的分享。

Q3:我们可以看到现在有很多传统酒店也开始学习民宿进行个性化方面的拓展,同时也有很多民宿和分享住宿在往统一及规范化方面发展,您怎么看待这样一个现象?

A:有人笑言我们在国内住短租有时就是凭运气,运气好,住进的房屋就特别好,如果运气不好,隔音不行,卫生打扫不到位问题也比比皆是。所以针对这一问题 ,我们也开始将分享住宿这种非酒店的产品标准化。比如,在我们的斯维登旗下,我们在床单、枕套都会进行统一配置,让客人不再有清洁卫生方面的担心。同时我们也在执行服务标准化,这就好像微软的操作系统一样,即便是不同的软件也有相似的操作逻辑,这样对于客人来说在享受多样化产品的同时,减少了学习和应对新情况的成本,让入住体验更加舒心。并且,我们在安全方面也实行了标准化,整个入住流程都有严格的管理,让客人不用担心入住安全问题。简单来说,就是“统一的服务策略,一致的客户体验”。

Q4:去年我国是对民宿出台了法规进行一定的规范,近期我们知道日本也出台了一部新的民宿法案,您觉得对于非标住宿的管理是否会成为一个趋势?如何管理才能让我们既不失去个性化的同时又保证更好的服务质量?

A:在分享经济这个概念,越来越多的资本和企业想要进入这个企业,如果缺乏明确的法规管理,这个行业容易被做坏。对于民宿管理来说,法规上的管理能够给消费者权益一个保障。

但是,真正想要提高服务质量,单单依靠管理是很难管理好的,从业者发自内心进行自律,可能才是唯一的途径。比如我们在宁波所有欢墅产品,都会提供当地特色的黄泥螺作为早餐,这样细致的服务体验,就不是通过法规能够管理得了的,但同时也是分享住宿产品不可缺少的一个部分。从国外的经验来看,比如加拿大就要求进行短租的房屋必须是房东自住的房子,而日本也要求房屋一年中进行短租经营天数不能超过180天,这样也就使得共享住宿更多的是前面提到的RBO模式,也自然使得经营者像保护自己的生命一样来保护自己的经营。而未来中国是否会往这个方向走,仍然有待观察。

Q5:您觉得科技的引入(比如智能门锁、智能机器人等等)会否给分享住宿的管理方面带来一些帮助?分享住宿作为一个海外的舶来品,您觉得国内的分享住宿品牌在国际化的过程中能做出哪些特色的产品和服务来?

A:对于酒店行业来说科技化更多是锦上添花,但对于我们短租行业来说可以说是必须品。比如说节电设备,比方智能门锁,这些能够帮我们切实提高房屋的管理效率以及提供更好的服务体验,科技带来的改变并不是轰动性的,但它们确实切切实实引领着行业的未来。

而对于国内的品牌来说,我们中国人对于家的概念是非常看重的,放在短租行业来说,这也是我们希望给客人带来像家一样的温暖、像家一样的微笑,这才是我们的行业价值,未来也希望能够通过我们的企业和走出国门的游客,将我们品牌的价值带给全世界。


More From Q &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