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店 Hotel News 中国酒店行业需要做下沉市场、新市场以及附加值市场,数据革命和AI革命正在改变酒店行业。

温州“酒店革命”:数据+AI改变单体酒店市场

提起温州,大部分人的第一印象是“做生意”,以及“有钱”。然而在这个GDP一路走高霸榜的地级市,酒店生意却显得有些波折。

与其他城市的生态大体相同,温州的绝大多数酒店也都是自创自有的中小单体酒店。在电商和连锁品牌的夹击下,单打独斗的他们基本没有抵抗和反击之力,只能败下阵来,经受寒潮的侵袭。

据温州市饭店与餐饮行业协会不完全统计,从2016年至2017年两年,仅温州市区就有137家各种规模的宾馆酒店相继关门。

张胜彦就是亲历者之一。“我感觉自己酒店做到头了,没办法继续开下去。当时以为最多只能留下5家店,可能还会更少。”

单体酒店变身连锁品牌

趁着房地产黄金十年的东风,从2009年在鳌江开第一家店开始,他决定投身酒店行业。到2017年,张胜彦的酒店已经开到了20家。

然而好景不长,扩张太快导致的服务脱节,加之连锁品牌的冲击,在现实面前,“东方犹太人”的拼劲儿也没能战胜大环境的残酷。

2018年,走投无路的张胜彦开始了“关店潮”,把酒店从巅峰时期的25家砍到还剩10家左右。

2018年10月,张胜彦接到OYO酒店经理递来的橄榄枝。出于商人的敏锐嗅觉,他很快选择加入。

此时距离OYO在中国诞生刚好快满一年。打着新型酒店领创者的旗帜,OYO从深圳登陆,随后在二三线城市快速扩张,以暴风之势收编千万家中小单体酒店, 一夜之间,OYO红席卷了中国的大街小巷。

长驱直入的背后,是中小单体酒店业主亟需改变的生存困境。与品牌连锁酒店相比,单体酒店客源单一、渠道缺失、品牌影响力弱,往往存在设施老旧、运营服务不规范等问题,在当前消费升级的发展下,更是被消费者敬而远之,入住率长期低迷在30%,经营状况可以用难以为继来形容。

“作为创始人,我和合伙人都没有酒店从业经验,所以酒店开到20家的时候,很多酒店的入住率、整体服务都跟不上开店的速度了。”张胜彦认为,专业的事得交给专业的人。

温州市饭店与餐饮行业协会秘书长吴洁表示,温州老牌宾馆酒店近年大多走上了连锁品牌之路。

“连锁品牌化是当前酒店行业的大势所趋。”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纳入连锁品牌尤其是大咖的旗下,不仅能获得连锁品牌输出的质量、卫生、安全等方面的标准体系,帮助进行管理和监督,更重要的是,能共享连锁品牌的品牌影响力、客户平台、信任度等资源。

和新画面一样选择挂上OYO招牌的,在温州有超过120家。据统计,温州的经济型酒店只有20多家,以此数量来计,OYO的规模已经相当于莫泰、7天、锦江等所有品牌总和的若干倍。

OYO的酒店革命

谈到未来,张胜彦:“现在看到OYO的发展,我觉得实现当初的愿望是有可能的,我可以开到50家酒店。”

漂亮的数据提振了业主的信心。从数据表现来看,加入半年以后,张胜彦的酒店在整体服务和营业额上都有明显的提升,入住率连续2个月增长超过20%,线上订单较之前翻了3倍,RevPar(平均客房收益)更是提升了200%。

“对于OYO来说,我们要做的事情,永远是给业主带来价值。” OYO酒店首席收益官朱磊日前在接受媒体采访中强调。

通过提供品牌化改造,优化运营服务,以及人效和技术的赋能,OYO致力于为单体酒店全面赋能,最大化提升酒店资产单位时间的净现金流,实现价值最大化。

这种“药效”在2.0保底控价的创新模式下进一步增强。据了解,在智能动态调价系统的运作下,酒店的平均入住率提升至80%,其中将近一半酒店入住率绝对值提升超过50%。

中国社会科学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副教授魏翔认为OYO酒店对行业具有启示意义,他分析说:“OYO是一个探索者,更是一个颠覆者。他们扮演的角色,是中国酒店行业所需要的,正在做下沉市场、新市场以及附加值市场的一次革命。OYO的介入使我们更加看到数据革命和AI革命对酒店的深入的改变。”

“不创新就会被时代抛弃。”背靠大树好乘凉,抱团才能取暖,搭上OYO的改革快车才是长久发展之道。作为过来人的血泪教训,张胜彦深知要敢于拥抱变化,他还拉了几个小伙伴一起入伙,“OYO酒店改变了整个行业,很看好,我们想组成‘酒店业主联盟’,希望能够随着OYO酒店一起实现初心。”


More From 酒店 Hote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