邮轮 Cruise亚洲第一大邮轮母港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港“防疫战”纪实

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港“防疫战”纪实

By
|
80031
80031

人员高度密集、空间相对封闭、通联国内国际……疫情突然蔓延,邮轮港成为重点防控目标。1月22日至29日,亚洲第一大邮轮母港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共靠泊8艘国际大型邮轮,出入境旅客达30595人。其中,来自重点地区和在重点地区有逗留经历的旅客有无感染迹象?会不会将疫情扩大?一时间成为各方关注焦点。3万多名旅客以及上万名船员的排查、安置工作如何积极稳妥地开展,不仅直接关系到旅客和船员的安全,也受到邮轮港所在地上海市民的高度关切。

疫情就是命令,战“疫”打响,各方迅速“集结”!对于这个年轻却已快速成长为国际邮轮大港的邮轮码头来说,未知的风险是最大的考验。面对前所未有的严峻疫情和处置困难,上海宝山区委、区政府高度重视、立即行动,建立由分管区领导总协调的防疫防控工作组,海关、边检、海事等职能单位,滨江委等委办局、邮轮港公司、邮轮运营公司、旅行社等相关企业,迅速搭建起联防联控协调机制,同舟共济、共克时艰,9个昼夜的严防死守、科学治理、精准施策,终于收到好消息!经过严格的排查及反复核酸检测确认,从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出入境的发热病例全部排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这给3万多名旅客和1万多名船员吃了定心丸。

守好邮轮港这个“门户”,这场战“疫”打得稳!

“这几天,邮轮港所有工作人员都顶着巨大的压力,我们来不及恐惧,只有坚守岗位,把所有环节想得更细一点,工作做得更实一些……”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公司董事长王友农说。

国际大型邮轮人员密集,旅客动辄四五千人,船员和服务人员上千人,从疫情刚刚出现,邮轮港就进入高度警戒状态。源头控制、果断决策、精准施策是邮轮港防控疫情的关键。

1月21日国家卫健委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纳入《中华人民共和国传染病防治法》规定的乙类传染病,并采取甲类传染病的预防、控制措施。“其实早在14日,我们就开始联系边检、区滨江委、卫健委、邮轮港公司和邮轮公司、旅行社成立邮轮联防联控小组,讨论应对方案,每日根据疫情的动态进行研判。1月21日,我们成立了党员突击队,并建议邮轮公司对还未启程或已经在路上的来自于重点地区的旅客进行劝导,减少重点地区人员的登船数量。”上海宝山海关关长周国梁说,“在联防联控机制下,邮轮公司累计劝退了500多名来自重点地区的旅客。事实证明,早决策、早行动,尽早切断传播源头,为后续防控工作奠定了良好基础。”

劝退不是一项简单的工作,首先需要各方达成共识。一个邮轮港牵涉到方方面面,有地方委办局、中央直属单位、跨国企业等,没有集中协调、相互配合,采取任何措施都寸步难行。“最可靠的信息、最精准的治理、最顺畅的协调来自政府……如此罕见的疫情面前,我们邮轮公司没有束手无策,反而是遇到任何问题都有人帮助解决,政府给出的方案明确、操作性强,我们非常愿意配合。”星旅远洋国际邮轮公司营销中心负责人蒋豪说。

保障旅客和船员安全是第一要务,所有经济考量、计划调整都要为此让路,这就是共识。

经协调,邮轮公司、旅行社主动提出为旅客办理全额退票或改签,可操作、人性化的方案让旅客劝退工作成效显著。

前所未有的困难是最大的挑战。“没有疫情时,一艘邮轮上也会有几例发热病人,但在特殊时期,任何蛛丝马迹都不能够掉以轻心。海关严格按照《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口岸防控技术方案》,经过测温、流行病学调查,向邮轮港出入境旅客中体温异常者发放转诊卡或就诊方便卡,转地方指定的医院进一步排查。人员的转送涉及到边检、卫健委、交通委等部门,各方都积极行动起来,确保相关人员安置无缝衔接,这是一套‘组合拳’,也是一场‘接力战’。”上海宝山区滨江委主任江瑞勤说。

发热病人筛查出来,界定“密切接触者”是一大难题,国内邮轮码头目前尚未形成统一的标准和操作规范,也没有先例可循。如果将全船人员全部集中隔离观察,近万人的安置地方难以保障,也容易引起恐慌。经过各方充分讨论,决定将疑似病例的同行者、同房居住人员,以及在邮轮上专门为相关人群服务的服务员作为“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疑似病例同团人员告知回家进行居家医学观察,并签署保证书。发现疑似病例后,船方负责对相关区域进行消毒,并经海关检查确认后继续运营。

事实证明,科学研判、精准施策以最小的代价化解了疫情风险。1月22日至29日,以吴淞口邮轮港为母港的邮轮航班均为日本航线,各航班均通过了日本当地的入境检疫,未发现发热病例。截至目前,进出吴淞口邮轮港发热病例全部排除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意味着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实现了无输出、无输入病例、在港工作人员零感染。

“早防控、预案全、工作细、衔接顺,让各项防控工作有序开展。有前期工作打好的基础,来自重点地区的旅客有所控制,后续工作开展越来越有底气。这一仗打得很稳,体现了国际水准、上海水平。”上海市宝山区委书记汪泓说。

80031-1

危难时刻显本色,党员干部冲锋在前

“没有动员,没有文件,只要是在上海的干部员工,都自觉自愿到一线坚守岗位!”“所有人员和物资全力保障一线!”“我们没有干部和员工之分,所有党员佩戴党徽上岗”……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冲锋在前的他们相互鼓励,也给了旅客和市民安心。

码头单位和口岸部门的员工与数万名旅客直接接触,是疫情蔓延期间风险最高的岗位。尽管疫情肆虐,但港口的服务工作还要照常进行,收取旅客信息资料、解答疑问、减少旅客排队等候时间……“不能因为出现疫情就降低服务标准”,这是一线员工对自己的要求。

吴淞口国际邮轮码头作为全球第四、亚洲第一大邮轮母港已经具备四船同靠能力,但疫情扩散期间,反而需要尽量减少船舶同靠几率。按照计划,1月23日有两艘大型邮轮靠泊,1月24日一艘大型邮轮靠泊,但偏偏在1月22日长江口出现大雾天气,如果前面两艘邮轮不能及时靠泊,就会出现三船同靠。

主动作为,勇于担当。不等邮轮码头反映困难,上海宝山海事局掌握信息后,就主动利用22日夜间和23日凌晨的“窗口期”,借助大雾短暂减弱的空隙,安全顺利地引导两艘大型邮轮靠泊,降低了港口交叉感染风险。

大型邮轮凌晨接续靠泊,让海关、边检单位压力骤增。“从23日早上6点半到晚上7点半,我们连续作战,为近两万名旅客和船员办理入境手续。不论是综合科室还是一线干警全部上岗,党员佩戴党徽上岗。”上海浦江边检站长陆卫兵说。

防控物资异常紧缺,防护服更是稀缺资源,为减少防护服损耗,3名穿上防护服的排查室海关关员8小时没喝一口水、没吃一顿饭、没上一次卫生间。测温通道负责筛查的关员下班时腿站得发软,还有员工因为过度疲劳晕倒在岗位上。“上海口岸防控压力大,人手都很紧张,哪里都有困难,我们只能内部挖潜,发挥党员带头作用,只有咬紧牙关坚持!”周国梁说。

邮轮港的防疫攻坚战不仅在码头打响,还牵动着宝山区各街道、社区、医院……华山医院北院院长得知口岸的口罩、防护服等资源紧缺,四处调集物资送往口岸;各街道、社区、园区也都发起物资捐赠倡议,优先保障邮轮码头一线员工,各方积极响应捐赠物资,这其中还有宝山区委书记汪泓搜集捐赠的200多个口罩。“从新闻里得知,病毒也有可能通过眼睛感染,我们一时间买不到那么多的护目镜,就去买游泳眼镜,想尽一切办法保障一线员工。”上海邮轮旅游服务中心总经理高艳辉说。

疫情面前,谁都不是局外人。正是各个岗位的担当和付出,才筑起了邮轮港的“安全防护墙”。

疫情扩散期间,吴淞口国际邮轮码头无邮轮锚泊、无旅客滞留。一些邮轮公司工作人员下船后专程给海关、码头工作人员送来点心,表示感谢。

“无论你来自哪里,我们不让任何一位旅客无法安置!”

“我工作30多年来,第一次遇到这样严峻复杂的情况!”周国梁感叹道。

大年三十,一位54岁的旅客不肯登轮。经工作人员了解,老人来自成都,患有老年疾病,对自己的出行轨迹和需求表达不清,老人只有亲人在武汉,但无法将其接回。于是,海关工作人员将其转托给长航公安吴淞派出所所长于镭,于镭就将老人接到派出所,给他准备了年夜饭,一起度过了除夕。

也有疑似病例的密切接触者听闻自己要到医院隔离,情绪波动,不肯前往。邮轮港口工作人员主动劝导,给几位旅客买来晚饭,并妥善安置,及时化解了矛盾。“疫情肆虐,不能回家漂流在外总是很凄凉。现在不管这些旅客来自哪里,我们将心比心,不能让任何一个旅客无法安置,大家都是一家人。”于镭说。

一位旅行团的领队小姑娘,由于她带的团里有旅客发热,她属于密切接触者需要隔离,但作为领队又最了解团里旅客的情况,邮轮港希望她能够配合做好旅客工作。大年三十,从早上9点一直到下午4点,她守在港口工作人员身旁,帮助了解旅客信息,直到将所有的旅客安排妥当后,她才被送往集中场所进行医学观察。“我看着小姑娘大年夜一人在外隔离十分心疼,给她送去巧克力、面包和水。疫情无情,人间大爱,看着这么多人都在为抗击疫情做最勇敢的努力,我们也很受鼓舞。”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港党委副书记徐红说。

疫情面前,害怕是正常的,自我保护是人的本能,但不能因为害怕而变得冷漠。疫情没有击垮信心,更不会磨灭温情。这个除夕夜,邮轮码头工作人员有的和素不相识的旅客一起度过,有的和同事、兄弟单位的“战友”一起度过,大家笑称这相当于一起吃了“革命团圆饭”。

“经历了这场严峻的疫情,我反而对未来更有信心了!”

近两年来,邮轮行业受多重因素影响经历了市场低迷考验,2019年末到2020年初,终于迎来复苏迹象。

“春节期间我们的订舱是满员的,本身也是传统旺季,没想到疫情这么突然,影响又这么大,其实不光邮轮,整个出境游都受到很大冲击。”蒋豪说,“疫情蔓延,尽管我们暂时承受了经济损失,但相信旅客能够看到我们的担当和努力,我们也相信疫情消散后,我们一定会迎来市场的春天。”

 80031-2

疫情对于一个新兴的国际邮轮母港来说是压力测试,也是实战考验。“疫情处置和防控能力,何尝不是营商环境的体现。”上海市宝山区委常委、副区长苏平说,“服务企业不是锦上添花,更重要的是雪中送炭,我们要与企业共克时艰,要科学决策、精准施策。”

对于邮轮码头而言,“闭港”是最简单、直接的处置方式,但对于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码头而言,综合考虑各方需求、稳妥采取举措至关重要。“全国一半以上的国际邮轮在上海靠泊,一旦码头关闭,会让邮轮公司措手不及,全球航班计划安排都会受到影响。邮轮公司选择停运部分航次是根据疫情变化和市场需求作出的自主决策,也体现出邮轮港精细化治理水平。”蒋豪说。

疫情的压力传导下,决策过于激进或保守都会导致事态恶化,联动机制保障下的科学决策,以及信息化的综合管理对邮轮港疫情防控发挥了积极作用。

“通过疫情处置,我们发现一个由滨江委牵头的联动机制多么重要,可以将极其复杂的协调难题一一化解。这个机制一直有,是在这次疫情处置中得到了检验。同时,有信息技术支撑的船票制度,帮助我们提前掌握旅客信息,给我们了解旅客出行轨迹、及时做好旅客工作提供了时间窗口,科技助力在邮轮港现代化管理中必不可少。”上海吴淞口国际邮轮港总经理顾绘权说。

从1月27日起,邮轮公司暂停运营以吴淞口国际邮轮港为母港的相关邮轮航次,邮轮港将暂时没有出入境旅客。暂停运营期间,仍将有多艘邮轮停靠吴淞口邮轮港,邮轮公司已与宝山海关、边检、长航公安等单位协商,保证邮轮停靠期间船员正常的生活需求,并对船员做好防疫工作。

“这样罕见的疫情都能够如此高效稳妥地处置,让国际邮轮公司对中国市场更有信心了。也让旅客看到,即使数千人聚集的邮轮在重大疫情扩散时,也可以通过科学治理化解风险。疫情是暂时的,相信在阴霾消散后,我们在吴淞口国际邮轮码头可以面朝大海,春暖花开!”汪泓说。

Comments
JDS Travel News JDS Viewpoints JDS Africa/M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