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TA《2020暑期亲子游人气报告》显示,跨省游恢复这一个月,亲子游人数环比增长了4倍,但相比去年同期,亲子游在旅游群体中的占比下跌11%。

报告:暑期亲子游占比下降11% 业界呼吁解除青少年旅行限制

“暑假已过大半,再不带孩子出门游玩就要开学了。”近日,有北京市民章先生对记者表示,原定7月份全家去新疆旅行的计划被疫情打乱,这两天又接到北京市秋季学期开学通知,所以决定就近带孩子在南戴河玩几天。

“各位家长,临近开学,请家长开学前14天不要带幼儿离沪,如离沪需进行14天自我健康观察后,才能入园。”近日上海的彭先生本来计划去三亚旅游,收到幼儿园的通知后非常纠结:按照国家政策,低风险地区注意个人防护都可以自由流动了,为何在低风险地区间旅行还要再次隔离?

进入8月中旬,开学季即将来临。携程最新发布《2020暑期亲子游人气报告》显示,跨省游恢复这一个月,亲子游人数环比增长了4倍,学生家长旅游热情快速提升。但相比去年同期,亲子游恢复比例依然有限,而且在旅游群体中的占比下跌11%。国内一些地方教育部门和学校对青少年国内旅行的限制,导致亲子游需求得不到释放。

跨省游恢复一个月亲子游人数增长4倍,比例却下降了

暑期加上跨省游开放,今年的亲子游、毕业游还好吗?学生家长还能愉快地玩耍吗?哪些城市市民的亲子旅游最积极,最受欢迎的目的地是哪?

携程发布的《2020暑期亲子游人气报告》,根据平台上4000多家旅行社的产品预订数据,展现了跨省游恢复不久后暑期亲子游市场的情况。据统计,以“亲子”为关键词,在携程手机客户端的旅游板块,有超过10000条自由行、跟团游、游学等亲子特征产品可以预订,覆盖全国出发地、目的地,为父母带娃旅游提供方便。

《报告》显示,跨省游恢复后,7月下半月以来,在跟团游、自由行产品的订单中,亲子用户的人数环比恢复前增长了400%,今年暑期亲子游订单占总体旅游订单的34%,仍为暑期最大出游人群,但是相比去年同期的45%下跌了11%。部分地方学校通知限制学生、家长外出旅游,导致亲子游人气受到影响,占比下降。

跟团游依然是主要选择 亲子私家团人均花费超4000元

对于亲子游,怎样的出行方式更加流行?报告显示,有近60%的人选择跟团游,有40%的选择自由行、私家团、定制游。可以看出省心省力、全程服务的跟团游,依然是旅游者的主流选择。另外值得一提的是,跨省游开放后,精致的私家团和定制小团深受亲子游家庭的喜爱,占比超过20%,相比去年同期的占比提高了1倍以上。一单一团、专车专导的“私家团”,成为今年最流行的亲子游产品,全国旅行社在携程平台上线了3万多条私家团。从整体上看,国内亲子游的消费升级特征明显,中高端市场率先复苏,引领行业高质量发展。

据统计,私家团产品中,约50%是亲子用户,二大一小或者二大二小的组合,一家人独立组成一个团。暑期亲子游私家团人均花费超过4000元。人气最高的亲子私家团有:广州长隆+珠海长隆5日私家团、上海+迪士尼3日私家团、西双版纳5日私家团、内蒙古呼伦贝尔+满洲里+海拉尔+额尔古纳6日私家团、甘肃敦煌私家团、云南雨崩+虎跳峡2到4人私家团等。

完全一对一服务的定制游,也成为亲子旅游的热门潮流。携程APP的定制游入口提交的亲子游需求单,最近一个月环比增长超过200%。特别是高端定制需求大增,带娃旅游的各种麻烦事和新奇小众玩法需求,都通过定制的方式得到解决。

上海、成都、广州、北京家长带娃旅游热情最高

哪些地方的父母最爱带孩子暑期出行? 《报告》显示,根据最近一个月,全国亲子游客在携程的跟团游、自由行产品数据,“2020暑期带娃出游TOP10省(市)”是:四川、云南、广东、贵州、浙江、湖南、上海、重庆、陕西、海南。西部的云贵川渝、华南的广东、华东的浙江和上海,家长带娃旅游热情高。

从出发城市来看,一线城市消费者亲子出游的热度最高,占据出行人群的主力。《报告》显示,上海、成都、广州、北京、西安、深圳、武汉、重庆、南京、杭州位列“暑期带娃出游TOP10出发城市”。值得一提的是,今年中西部城市出游需求爆发,成都、西安、武汉、重庆等城市的出游人次飙升,环比增速超过北上广。

目的地人气榜:云贵川最热门 三亚登上目的地城市榜首

亲子游哪些目的地省市人气更高?报告发布了“暑期亲子游目的地人气排行榜”。 从携程自由行、跟团游、定制游等度假产品的订单人数看,“2020暑期带娃出游TOP10目的地省(市)”是:云南、四川、贵州、海南、广东、陕西、青海、浙江、湖南、广西。“2020暑期带娃出游TOP10目的地城市”分别为:三亚、丽江、贵阳、九寨沟、张家界、昆明、重庆、西宁、西安、成都、桂林。西部目的地大热,云川贵排名前三,海南三亚位居城市榜首。

专家呼吁解除青少年旅行限制

暑假本应该属于亲子游的旺季,今年占比虽然仍最高,但人气却相对普通了一些,相比去年的比例下降超过10个百分点。

旅游业界人士分析,往年占据暑期国内游半壁江山的亲子游,今年人数、占比下降,一方面因为疫情原因影响了出游意愿,同时部分地方的教育部门,在低风险等级地区人员自由有序流动的国家政策之外,层层加码实施一些限制师生和家长旅行的“土政策”,包括师生要减少不必要外出,原则上不跨省域长途旅行、必须报备申请、提前14天返回本市等。导致学生与家长出不去,也成为出行的一大障碍。

“我认为影响旅游产业复苏有三个因素,一是民众普遍对疫情尚有疑虑或惧怕心理,不急于考虑出游;二是地方主义的加码管控,增加了出游者的担心;三是行业或部门出台的限定政策,给决策出游或接待带来了影响。举一个例子,现在多地教育部门、中小学校不主张今年暑期学生出游或开展夏令营活动。”中国社会科学院旅游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高舜礼,近日接受采访时认为,旅业复苏是“疫情常态化”下对政府防控水平的考验。

中国旅游研究院院长戴斌也撰文提出,作为暑期旅游的三大群体,即青少年的研学旅行和毕业旅行、老年人的避暑和康养旅游、职工疗休养和公务人员的集中休假,应受到教育、人保和组织部门的鼓励。尤其是青少年群体,总是待在家里上网课、打游戏,不利于身心健康。教育部门应鼓励而不是限制,并与文化和旅游部门联合推出更多的文旅融合、寓学于游的线路和项目。

在暑期之前,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上海专家组长、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张文宏,也对于暑期亲子游公开表示,只要做好防疫措施,家长在暑假带孩子在国内旅游应该没问题,疫情防控新常态是逐步放开,回归正常生活是明智的策略。

Comments
JDS Travel News JDS Viewpoints JDS Africa/MI